财经频道 > 产业资讯 > 正文

《后来》退票门背后 光线传媒近半利润来自投资

2018年05月07日10:20  来源:新京报

5034

  “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,却没有了我们”。5月7日,这句朋友圈爆红台词的出处——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《后来的我们》上映已有10天。中国票房网数据显示,截至5月6日中午12时,《后来的我们》实时票房位居第一,累计票房11.74亿,成为“五一档”最大赢家。

  然而,这部爆款电影上映以来的“退票事件”也不断发酵。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下称天津猫眼或猫眼)既是《后来的我们》出品方之一,又是该片唯一的发行方,也是该片的售票方之一。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天津猫眼背后的大股东是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不仅如此,5月2日,电影《英雄本色2018》导演丁晟在微博上质问其影片发行方光线传媒2700多万宣发费用和1000万票补款的具体去向。一时间,光线传媒站上了风口浪尖。

  曾经因《泰囧》、《致青春》、《中国合伙人》等爆款电影让观众熟知的光线传媒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当年扣非净利润4.61亿元,同比减少11.01%。如今,光线传媒已经开始依靠投资收益驱动业绩。

  去年电影及衍生品毛利率降一成

  4月28日《后来的我们》上映首日,被爆存在大量集中退票。4月29日,猫眼电影(猫眼旗下票务平台)声明称,截至4月28日23点,平台疑似被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,涉及票房约1300万。猫眼电影澄清没有对市场进行干扰。

  退票事件被爆出后,《后来的我们》幕后操盘手的股票走弱。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,4月27日,《后来的我们》上映前一天,光线传媒涨停,收盘报11.58元。5月2日,光线传媒股票仅上涨0.95%,到了5月3日就开始下跌1.6%,5月4日跌1.02%。

  除了股价波动之外,光线传媒4月21日发布的2017年年报也引起了业界的担忧。

  年报显示,2017年光线传媒净利润为8.15亿元,较2016年增加10.02%,相比于2016年增幅84.27%出现大幅放缓,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.61亿元,较2016年下降11.01%,这是光线传媒扣非净利润三年来首次下降。

  除主营业务之外,支撑光线传媒去年利润的一大板块是投资收益。去年,光线传媒对联营企业计提的投资收益、增持天津猫眼股权后的投资收益,合计达到3.7亿元,占利润总额比例44.96%。

  此外,2014年6月,光线传媒以1.76亿元收购杭州热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1%的股权。由于杭州热锋业绩对赌未完成,补偿光线传媒1.4亿元,这成为了光线传媒2017年非经常性损益收入之一。

  2017年光线传媒的主营收入增速仅为6.48%,相比于2016年的13.66%、2015年的25.06%不断下滑。

  年报显示,去年光线传媒的主营业务仍然是电影及衍生品,占比达到67.17%,同比略微下调0.32%。但是,去年光线传媒在电影及衍生品上的毛利率同比下降10.59%。

  光线传媒去年收入前五名的影视作品分别为电影《大闹天竺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《缝纫机乐队》以及《春娇救志明》,收入共9.49亿元,占全部营业收入比例51.51%。

  但是,这些电影不少都是高成本制作,盈利空间被压缩。从总体来看,光线传媒2017年共有15部影片参投并确认收入,实现总票房33亿元,相比于2015年下滑近一半。而从收入前五的电影口碑来看,两极分化的趋势较为明显:前两部成本较高,在豆瓣电影获得的评分仅为3.8分、3.9分,而《春娇救志明》的豆瓣评分为7.0分。

  猫眼盈利状况存疑

  站在这次“退票危机”风口浪尖上的是光线传媒旗下的猫眼。

  早在2016年,猫眼上市的消息就在资本市场上不胫而走。直到去年6月,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表示,光线传媒所投资的大部分公司所占股份都较少,惟有对猫眼属于大股东,目前猫眼也有独立上市的计划。王长田透露,猫眼在各个市场上市都在考虑范围内。

  猫眼在2012年上线。2016年5月,光线传媒发公告称,以约6%的股份和23.83亿元现金获得猫眼57.4%的股权,成为猫眼的大股东。

  2017年9月,光线传媒公告称,猫眼和微影时代实现战略合作,共同组建一家新公司“猫眼微影”。整合后,猫眼估值约为137亿元。随后,猫眼电影和阿里旗下的淘票票在互联网售电影票市场上形成了“双寡头”模式,市场份额你追我赶。

  今年初,有消息称,猫眼年内赴港上市,拟估值200亿元,募资10亿美元,承销商为美银美林、摩根士丹利。

  猫眼的盈利水平,一直都是业界关注的焦点。

  去年5月31日,光线传媒将持有的捷通无限68.55%的股权转让给猫眼文化时透露了猫眼的盈利情况。公告显示,2016年,猫眼实现营业收入10.53亿元,净利润为-5.11亿元。去年9月5日,光线传媒再次发公告显示,猫眼2016年营收10.32亿元,净亏损1.09亿元;去年1-5月营收10.2亿元,净利润7312.57万元。通过公开渠道,记者没有找到猫眼2017年全年利润数据,截至目前,猫眼的盈利状况依然是个谜。

  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涉及票房1300万,这些数据是否会影响猫眼营收及上市进程也尚未可知。

  “如果猫眼和光线传媒合并报表,退票事件或多或少都会对光线传媒的下季度业绩报表产生影响”,光线传媒独立董事、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告诉新京报记者,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已经对票房产生上千万影响,不过猫眼只是电影的出品方之一,出品成本会被摊销,因此影响也会减少。

  陈少峰表示,暂时看不出退票事件对猫眼上市的影响,但电影局仍应在详尽调查后尽快做出结论,“根据猫眼发布的公告来看,猫眼说自己也是受害者,那么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、应该向何方追责,这对于猫眼也至关重要”。

  撤出电视剧圈,向直播靠拢

  光线传媒如今以电影闻名,但起步之初,它是一家电视剧制作公司。1998年,光线传媒成立,随后数年间陆续推出“娱乐现场”、“音乐风云榜”等节目。

  2006年,光线宣布进军电影界,当时华谊兄弟的电影业务正一片火热,业界对于光线的电影业务前景并不看好。不过,当年光线凭借《伤城》《导火线》《铁三角》等影片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。2009年-2011年,光线传媒每年投资和发行的电影都超过15部。

  2012年,光线传媒投资的《泰囧》大热,2013年发行的《致青春》《中国合伙人》等9部电影表现出众,占全国国产片票房19%,为公司带来近25亿元票房,同比增长46%。当年,光线传媒营业利润、利润总额、净利润均出现上涨。此后,光线传媒进入较为稳定的发展期。

  进入2016年,光线传媒电影及衍生品的营收为12亿元,同比下滑5.84%,是近3年来公司在电影业务上的首次下滑。

  风险高、业绩缺乏足够的稳定性已成为影视公司普遍较为头痛的问题。光线传媒指出,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,单部影视作品面临的不确定性日益提高,对公司的整体业绩也产生不确定性影响。光线传媒做出的应对之策就是横向、纵向发展。

  横向上,光线传媒正在撤出电视剧圈,向着视频直播进军。2017年年报显示,光线传媒的电视剧占营业收入比重同比下降62.58%,视频直播占营业收入比重上涨96.09%。但去年视频直播的毛利率仅同比上涨2.81%。

  纵向来看,光线传媒正致力于拓展网络发行,全方位展开业务布局。不过反映到业绩上,目前都暂未有太大成效。

  4月26日,光线传媒发布2018年一季度报告显示,报告期内,光线传媒营收同比减少34.25%,而营业利润同比大涨1123.32%。但实际上,3月11日光线传媒将持有的27.64%的新丽股份,以33.17亿元转让,这成为了光线传媒在2018年第一季度利润大幅度上涨的重要原因。

  新京报记者 林子

文章关键词:《后来》;退票门 责编:王永芳
5034

相关阅读 换一换

  • 新闻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体育
  • 娱乐
  • 健康
  • 科技

银行头条

兴业银行业务连续性率先获国际认证及大奖 兴业银行业务连续性率先获国际认证及大奖

保险头条

赔款逾5000万元 中国太保多措并举助力夏粮收购

股票资讯

财经要闻

网站简介 | 招聘信息 | 会员注册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? 2012 hnr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
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